弥河,我的母亲河

来源:青州新闻网     时间: 2019-12-03 10:09:55     


生在弥河边,与其结下了不解之缘。这缘与嘴馋的脾性有关,一日三餐,怎一个吃字了得!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食过稀缺的东西,用过罕见的物什,做过零星的囧事,自然记忆犹新。

我的童年时代,几乎没有什么美食可言。初春,从地里采来的毛毛穗,填进嘴里吸吮其中的一点嫩香就是所谓的美食;夏秋季节到田间地头干活,劳作之余摘到的一些野果就是好东西;还有,冬天将从邻居家没有采摘完的扁豆棵子上捡到的已经晒干的扁豆种子炒了吃,那香香的味道也相当不错。至于苹果、梨、西瓜之类的水果,别说吃上一个,就是一家人将其切作数块分食的机会都很少很少。家家户户喂鸡养鹅,生了蛋却舍不得吃,而是将其拿到供销社代销点换取油盐酱醋。后来村里有了养羊的,挤下的羊奶专供有钱的城里人喝,农村人只能远远地闻闻羊奶的膻气味,捂着鼻子说着“好难闻,不想喝”,其实他们心里很想尝尝。

那个凝固了几十年的穷困年代,终于被改革开放的马蹄声踏碎了。从此,被禁锢多年的人们开始在村子附近或外出做买卖了。1980年接到高考入取通知书还没开学那段时间,我从生产队果园赊了一筐苹果,用自行车载着到城里去卖,本意是想赚点上大学的路费和生活费,但蹲在火车站前卖了一多半就无人问津了。算算本钱已经赚得差不多,便将剩余的苹果带回家让父母家人美食了一顿,这在那个年代算是很奢侈的一件事。再后来,政策逐渐宽松,村里家家户户种了苹果、葡萄、桃等,水果成熟的季节,赶集上店做买卖成了很普遍的事,村民的生活条件逐步得以改善。

打小喝的是弥河的水,吃的是弥河的鱼,弥河沙滩西瓜、银瓜的香甜,至今在心头回味。翻开干净的沙土,撒下心中的希望,挑几担弥河水,悉心修护田畦,菜秧墨绿如黛,盛开红的、黄的花儿,引来蜂蝶飞舞,它们拖着小小的身板,像村里的人们一样忙碌。村里勤劳的乡亲孕育出的瓜果特别好吃,西瓜、银瓜闻名遐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远销济南、青岛等地。时间再往上推算,银瓜还是为皇帝准备的上等贡品。就连沙土地里结出的黄瓜,吃起来其味道也跟一般陆地上有所不同,除了清脆还略带一丝丝甜味。掰下的鲜玉米煮了吃也是那么香。久负盛名的弥河银瓜甜脆可口,也许与弥河的水质有直接的关系吧!不但该甜的甜、该香的香,还把不该带甜味的黄瓜给捎带甜了。在沙滩上随便找个地方,挖不多深便水流汩汩,一会儿的工夫会蓄满一井底的水。从河井里提上来的好水,既清又净,从来都是让人感到艳羡,渴的时候有时会用双手掬一捧喝上一口,那感觉爽极了。

那年,我还在外地工作,回家探亲乘车行一百五十公里路,到家时天色尚早,家中没有人,此时都在地里忙活。于是,背着行李直接就到了弥河沙滩地里。地里的黄瓜结了好多,一支支挂在秧上,望去像一幅花鸟画。忍不住摘几支饱餐一顿,解去几个小时乘车带来的渴意。那时不像现在,没有矿泉水之说,出门在外要想有水喝,除了花两分钱就能买到的只能解热不能解渴的冰棍儿之外,必须带个杯子将水盛满带在身边慢慢饮用。这顿肥肥的黄瓜宴,让我牢牢记住了弥河水孕育的瓜果之甜。就像茅台酒之所以普遍受到人们的欢迎,除了酿酒大咖过硬的酿造技术之外,赤水河的水真乃功不可没。如果换了别处,若是也栽种家乡的银瓜品种,深信也难以收获瓜果的如此香甜可口。原因是别处没有这里的沙土、水、光照和种植技术四者合一的条件,四者缺一不可,缺了,瓜的品质也就离“谱”太远。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儿时的弥河就是如此的场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经常跟着母亲到河边浣衣。1964年汛期的一天,河里涨满了水,母亲在河边揉洗衣服,贪玩而不知深浅的我趁大人没注意,径自向深水走去。母亲抬头看时,眼见我没了人影,她顾不上自己不习水性,伸手胡乱向水中抓去,没想到这一抓还真把我的小手抓到了。回到岸上,我的鼻子里呛了水,站在岸边哭个不停。好多年之后,每每提及此事,母亲的心里都会“咯噔”一下,这件事让她后怕了一辈子,这也许是她老人家内心世界很恐怖的一件事。如果母亲那至关重要的一抓抓不到我,我就被冲入渤海湾成了鱼鳖虾蟹的美餐,即使相差零点几秒,也存在这种可怕的可能性。

忽然有一天,邻县造纸厂向弥河排污,河水污浊变黑,河边臭气熏天,河面鱼肚翻白……多少人心里怀揣的那个童年的梦,随着清澈的河水流向了远方。从此,自弥河两岸集市上买来的鱼,做熟之后大都带着些许的煤油味儿。这就是所谓的环境污染造成的。受地方保护主义影响,污水一直排放了好多年,让美少女一样美丽的弥河,慢慢变成了一位弯腰驼背的老妪,没人再钟情于她。人们也不再到沙滩上种地,河里的鱼很少有人再食。受此影响,我们村的弥河银瓜种植技术近乎失传,以致后来甚至到了今天也无人再提及。昨日的辉煌只能让村里人茶余饭后感叹一番,抚今追昔,望瓜兴叹。然而,这却给了附近村庄发展银瓜种植的商机,他们的产品声名远播,引得客户纷纷前来采购。自驾车越来越多,瓜地边门庭若市。

后来,千疮百孔的弥河干涸了,污水从此不再流淌,就像人们的眼泪被哭干了那样,可怜巴巴地卧在那里,让人看了心里感到有种阵阵的痛惜之感。河岸附近的村子学习外地经验,开始在弥河采砂致富。从弥河发源地滚落下来的石块,在水中经过几十公里的不断冲刷,变成了一片片、一粒粒金子般的优质细沙,为城市的高楼大厦节节拔高做出了贡献。没有了水流,污染物也不再排泄下来,经过采砂船的挖掘,河床上形成了一个个像镜面一样清澈的水湾。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弥河还会变成原来楚楚动人的样子,那个流走了的童年的梦,还会出现在故乡的这片沙土地上。随之,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传来,邻县造纸厂倒闭。人们开始在水湾里养鱼,开起了生态渔场,吸引游客前来观光、赏景、垂钓。

下游的弥河生态园前些年已经建成,全长11公里,总投资6亿元。度假区建设以弥河原生态为基底,做足做活“水”文章,融合水文化、佛文化、花卉文化、状元文化等独具特色的青州文化元素符号,结合花卉及传统银瓜等农业特色产业,将弥河打造成生态文化之河、休闲旅游之河。由南向北打造山水相依“花都湖”、银瓜飘香“巨弥滩”、荷塘清趣“黄楼湾”、海岱云影“弥水园”四大景点。生态园突出“山水花乡、海岱雅乐”的立意构思,运用“诗忆、水忆、禅忆、士忆”为文化载体,将青州传统文化与自然、生态、文化、水韵作为贯穿南北的景观主线。呈现出一幅“悠悠弥河水,湿岸花滩路”的水墨画卷,文仕雅集、百姓其乐融融的和谐愿景。

前些日子,听说弥河治理有向南延伸的可能,只是与邻县在边界方面还存在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所以设想只能暂且睡在梦里了。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相信总能找到问题的切入点,不把容易的事情复杂化,而是将简单的问题解决好。到那时,一条完整而清澈的生态弥河,将会呈现在两县(市)人们面前。

弥河,我的母亲河。您给了我们物质和精神的食粮,把人们的身体和思想养大,能够站上另一个高度,去抵御风雨寒霜。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您留给我们的何止是滴水,而是涓涓细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作者 张雯)

编辑:成同坤
文章推荐:

精选专题

  • 2019-12-03 10:09:55

    弥河,我的母亲河

    弥河,我的母亲河。您给了我们物质和精神的食粮,把人们的身体和思想养大,能够站上另一个高度,去抵御风雨寒霜。

  • 2019-12-03 10:07:01

    西学东渐在青州

    如今,曾经的博物堂,连同那些名噪一时的教会学堂,都已湮没于历史风雨之中,遗存的部分零星建筑,或默默隐入了高大的现代城市建筑群之后,或静静地定格在城市的一隅。

  • 2019-11-20 09:33:32

    幸福花开荣军院

    今年以来,山东省青州荣军医院创新形式和内容,从说荣军人,讲荣军事出发,通过一系列鲜活生动、喜闻乐见的活动,内塑精神体魄,外播红色基因,为全力做好服务人民功臣这项崇高事业,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青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网站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青州新闻网 青州通讯地址:山东省青州市范公亭路东首文广大厦11楼、12楼

新闻热线:0536-3262315 联系我们:0536-3262315

邮编:262500 Email:qznews360@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078102000006号 鲁ICP备11000130号-1

x
x